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信托规模连续3年下滑,去通道压力下,江苏信托靠投资收益装点门面

来源:界面 2020年04月26日 12:10

记者 | 吴绍志

江苏国信(002608.SZ)公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子公司江苏信托的相关数据也展露在大众面前。

报告显示,在江苏国信的营收、净利纷纷下滑的同时,江苏信托整体的财务表现却看起来很出色。

金融行业报表口径下,江苏信托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2.35亿元,同比增长42.52%;营业利润29.51亿元,同比增长38.18%;净利润24.19亿元,同比增长30.21%。

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

在强监管、去通道、破刚兑的大环境下,原本以“通道”业务迅速拓展信托规模的江苏信托,如今也正在谋求转型,随之而来的是公司信托规模的急速下滑。

截止2019年末,江苏信托信托规模达到3677亿元,存续主动管理类信托规模1053.63亿元,较年初增加369.73亿元,增长54.06%,主动管理类信托规模占比28.65%,较年初提高了11.86%。而在2017年,公司信托业务管理规模高达5511.44亿元。

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

江苏国信的年报中称:“近年来监管部门持续强化信托行业监管,推动金融去杠杆。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信托行业发展更加侧重于主动管理和风险防控,在新的监管环境下,原信托业务结构中占比较高的通道业务将进一步萎缩,从而带动信托资产规模收缩。”这一理由也被用于解释其2018年信托规模的下降。

相应地,主动管理类信托是公司转型过程中的主要发力点,江苏信托此类信托规模2019年突破1000亿元。但是,在反映信托公司盈利能力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方面,2019年与2018年相比较为乏力,仅微增4%。

合并报表下,作为信托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江苏信托2019年度实现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11.53亿元,占江苏信托2019年度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为98.06%。

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

另一方面,从此前公布的未经审计年度数据中,透露出江苏信托投资收益的一大强项。2019年,在成为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并将会计核算方法变为权益法的情况下,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高达17.76亿元。与此同时,2019年投资收益累计数突破20亿元,同比增长72.48%。

如果将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中剔除投资收益带来的影响,信托主营业务的表现如何?数据表明,在扣除投资收益后,2017-2019年“营业收入-投资收益”数额分别为10.05亿元、10.92亿元、12.03亿元,在波动中有所增长;“净利润-投资收益”数额分别为6.23亿元、6.79亿元、3.86亿元,2019年出现大幅度下滑。

可以看出,“去通道”对江苏信托来说的确是一大挑战,近年来信托主营业务利润面临困境,对于投资收益的依赖过重,尤其是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带来的投资收益的依赖,2019年这一现象尤为明显。

数据来源:2017、2018年年报和2019年未经审计年度利润表,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

当下对于信托行业来说也是危机四伏。年报中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济不确定加大,资本市场投融资环境日趋复杂。……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房地产信托规模受到限制。此外,去杠杆政策带来的金融市场流动性问题,将加大信托公司获取同业资金的难度。”

作为双主业的公司,江苏国信有意将能源和信托进行融合。在公司发展战略方面,全新提出“推动金融同业合作与产融结合。推动低成本资金通过信托渠道为能源企业提供融资支持。”

2020年度公司信托业务的经营计划是“持续推进信托业务类型多样化”,这也颇有一些分散风险的意味。具体来看,“一是优化业务结构,积极推进新业务的探索试点和规模复制,在融资平台业务、消费信托业务、通道业务、证券投资信托业务、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等领域实现多点开花,切实提高主动管理能力。二是加大资金端建设力度,强化与银行等金融机构深度合作,加大财富团队布局力度,优化信托产品设置和‘网上信托’系统建设,加强品牌宣传,提升客户体验。”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国信由舜天船舶重组更名而来。舜天船舶作为国信集团的三级公司,是省内最大的国资船厂,但是在船舶业的寒冬时期,背负重大债务危机。2016 年末,国信集团首次采用破产重整与资产重组同步推进的危机化解方式,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从此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由船舶制造销售业务转变为信托和能源双主业。


相关推荐

租客网:助力中小中介转型升级

有人常说住房是刚需。现如今,大批人口离开家乡,到外地工作谋求更好的发展,他们的居住需求就从住房变成了租房,与之息息相关的房屋租赁中介就成为很多人在外租房的首选。而对于“中介”这一行业而言,则充满了许多挑战与难题,特别是对于中小型中介而言,如何在庞大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又能独善其身长久的坚持下去?成为很多困扰中小型中介的首要难题。首先,社会上关于“不良黑中介”的偏见就限制住了中小型中介前进的步伐。他们多使用恐吓、恶劣投诉甚至暴力行为对待客户,损害整个行业的形象。使得很多人不敢相信中小型中介,对他们避而远之,极大削弱了客户与房屋来源,从根本上减少了中小型中介的成交房屋数量,并由此形成一个闭合式的恶性循环。其次,面对强大的互联网浪潮,中小型中介毫无招架之力。难以跟上市场节奏,他们通常“各自为政”,没有品牌影响力与社会号召力,没有互联网化的管理工具,房源客源往往局限在门店附近的住宅区,单一门店匹配效率低。只靠线下交易,缺乏线上管理与沟通,无法适应信息化时代中介市场的转型与升级。并且信息效率低,极大程度拖慢了整个租房交易流程。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小型中介实力较弱,无法抵御市场上多重资本入驻后的市场压力。各路资本进驻市场,各品牌门店数量逆市上扬如雨后春笋,并开展一系列如火如荼的地推模式,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而中小型企业只能在市场的洪流中寻找夹缝生存。在如此严峻的市场形势下,中小型中介应该何去何从?就目前整个行业分析,中小中介若想持续发展,一个强有力的助力平台则显得尤为重要。其中,作为互联网租赁行业的新星,租客网的出现无疑是对这些中小型中介的“雪中送炭”。租客网是一家以互联网+为主导的租客官方平台,从源头上弥补了中小型中介线上资源短缺甚至没有的短板,提供强大的房源与客源支持。目前线上已覆盖PC端、租客网APP、租客网手机版等终端,是具备集房源信息搜索、大数据精准匹配、线上门店管理、全民经纪人分享为一体的综合型房产租赁服务功能。让中小型中介的线上资源完成从无到有的量变,进而完成从有到全的质变。同时,租客网拥有海量真房源与强大客源,保证中介的良好高效的持续性运转,与之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工作模式形成鲜明对比,从品牌效应给予中小型中介最直接的支持,利用租客网自身的一系列针对租客与房东的贴心服务,赢得市场口碑,从而使中小型中介“名利双收”。租客网帮助你解决困难,抵御市场风险。目前,已有越来越多的中介选择加盟租客网,正是这种信任与支持,才能使双方在合作共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你还在等什么?抓住财富先机,掌握市场风向,共赢美好未来!

2020年04月23日 17:11

租客网:一线城市租房脱坑指南

租房对我来说是一件头疼的事,工作性质原因,导致我没有一个稳定的住所,一年内要换要换好几处住所,所以简单,快捷,合心意的租房方式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我是从事建筑施工行业的。工作原因导致我全国各地跑,每换一个地点,就要找一次房,所以我关注了很多租房平台,租客网是我关注了很久的一个租赁平台,我也算是租客网的忠实粉丝了。当初是因为租客网的一条标语“房子是租的,但生活是自己的”吸引了我,常年漂泊在外的我看到这句话很有感触,好的东西想让更多人关注是对的。采用了共享共赢的模式有力的推动了产业创新和转型升级,为节约社会资源和可持续发展树立良好的典范。租客网还全新域名以中文租客的大写拼音ZUKE.COM为域名,打造国内首家“免押金,免中介费”的租客平台。因为换房频率高,居住时间短的原因,传统的租赁平台上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再加上短期的居住还要付中介费和押金,对我来说很不划算,但租客网采取“免押金,免中介费”的形式,全心全意为我们广大租客服务,得到了广大租客的赞许。希望租客网能继续以我们广大租客为中心,更上一层楼,我也会一如既往的支持租客网。

2020年04月23日 13:53

租客网:公寓行业发展迅猛,行业竞争越来越多,如何是好?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22日 14:56